减产加码:沙特美国都在行动 需求好转的一大期盼恐落空

原油期货行情 (24) 2020-05-13 13:34:16

  周一,沙特阿拉伯宣布增加产量和减产,随后是两个主要产油国,美国许多页岩油生产商也宣布了自发减产,但油价难以获得提振,而且仍然 跌倒了。 减产不好。 影响油价波动的最重要因素是什么? 让我们一起整理一下。原油直播平台

减产加码:沙特美国都在行动 需求好转的一大期盼恐落空 (http://onishimura.com/) 原油期货行情 第1张

  减产加码:沙特美国都在行动

  周一晚间,市场消息称,沙特阿拉伯将在6月份每天减产100万桶,预计每日产量为749.2万桶。如果真是这样,沙特的石油产量将降至2002年中以来的最低水平。沙特能源部官员表示,此举将使沙特的石油产量减少到每天约480万桶。

  沙特阿美石油公司周二发布的数据还显示,第一季度的原油产量为每天980万桶,而去年同期为每天1,010万桶。

  沙特阿拉伯宣布之后,其他两个主要产油国也效仿。据科威特通讯社报道,根据欧佩克+协议,科威特将每天减产8万桶。阿联酋能源部长马哈茂德·马祖鲁伊(Mahmoud mazrui)表示,阿联酋将在6月份自愿每天减产10万桶。

  另一方面,美国页岩油生产商正在继续大幅度减产。尽管德克萨斯州原油监管机构尚未就减产议案达成协议,但美国许多页岩油生产商已开始自发减少产量。根据路透社对州和公司数据的计算,总体而言,预计到2020年上半年,美国每天将减产170万桶。

  美国大陆资源公司(Continental Resources)在5月11日宣布,由于第一季度净亏损1.857亿美元(2019年同期为利润1.87亿美元),它在5月自愿将其石油产量削减了70%。该公司表示,目前正在运营五台钻机,并希望在今年年底之前将其减少到四台,比今年初减少80%。

  卡隆石油公司还于5月11日宣布,它将进一步减少其采矿活动。凯伦(Karen)在4月关闭了总产量的1500 B / D,预计在5月关闭了总产量的3000 B / D,目前正在评估6月的产量;

  行业巨头埃克森美孚(ExxonMobil)5月初表示,计划将其在二叠纪盆地的钻井平台数量削减75%,到年底仅运营15个钻井平台;

  雪佛龙公司表示,现在只有5个钻井平台仍在运营,降幅达71%;

  康菲石油公司(Conoco Phillips)估计6月下游地区的自愿减产总量为26万桶/日;

  响尾蛇能源公司(Diamondback Energy)3月份停止所有钻井作业至少一个月,并宣布自愿削减其5月预期原油产量的10%至15%;

  百年资源开发(Centennial Resource)公司希望5月减少高达40%的产量;

  欧芹能源公司(Parsley Energy)预计将在5月自愿减产高达2.3万桶/日。

  需要注意的是,交易者对减产的利好还需多加斟酌,一方面,减产的效果不是即时的,很可能需要等到下一个月或者更久之后才能看到其在平衡供需方面的作用。另一方面,减产消息往往混乱多变,上一秒某个国家可能说减产,下一秒又可能说不减产了。

  比如美国,虽然当前很多页岩油生产商碍于低油价,为了自身生存不得不减产,但一有机会,他们可能就不会继续减产了。帕斯利能源公司就将是否继续减产的关键价位设置为30美元。

  响尾蛇能源公司表示,一旦油价回升至每桶20-30美元,停止减产热潮将会掀起,该公司会考虑恢复压裂开采。

  而且,与传统产油行业不同的是,页岩油行业有一个优越性——由于特殊的地质,页岩油生产商能轻易关闭和打开油井。老式的常规油井可能需要数月的精心处理和操作才能重新投入使用,而西德克萨斯州和北达科他州等地的页岩油井可以在短短一周内恢复使用。

  需求好转的一大期盼恐落空

  4月底,荷兰皇家壳牌公司做了一件在今年年初几乎不可想象的事情——1945年二战之后首次削减股息。这显示出,疫情对石油需求造成了前所未有的打击,而这种需求崩溃正在影响炼油厂和石油生产商。

  壳牌作为一个综合的超级巨头,产油和炼油两种业务都有。一般来说,炼油厂通常会从油价下跌中受益,因为利润率扩大。这就是为什么一家综合性石油公司通常会在油价起伏期间更加稳定。上游(油气生产)和下游(精炼)通常互相平衡。

  但是当前需求崩溃正在触及两端——石油需求和成品需求。这就导致连壳牌这样的综合石油公司都难逃一劫,交易者从中也可以窥见油气行业的难熬。

  此前还有不少原油多头指望疫情可能会让原油需求在暴跌后大幅反弹。能源咨询公司FGE的石油需求分析主管Cuneyt Kazokoglu近日撰文写道:

  “由于担心在拥挤的火车和公共汽车上受到感染,民众将减少公共交通工具的使用。一旦封锁措施放松,民众对汽车的依赖就会增加,这将支持汽油需求,这可能会持续数年。”

  甚至连EIA公布的数据都似乎在支撑这个观点,数据显示,美国汽油消费与上个月的低点相比已有所回升(虽然仍比去年同期低40%)。

  但是,历史告诉我们,对感染疫情的担忧很难让民众放弃公共交通。在过去几十年里,也有很多恐慌性事件发生,比如2003年的非典、公共交通上的恐袭、1995年东京发生的沙林毒气袭击等等,这些事件确实都让民众一度避开公共交通,但这种影响是短暂而有限的。

  用不了多久,他们就会再次回归公共交通。分析指出,这并不奇怪,因为民众选择公共交通本身就不是因为它有多舒适,而是因为它是迄今为止大多数城市中最便捷的通勤方式,要找到替代品很难。

  这对石油生产者来说是令人不安的。之前就有分析指出,越来越多的迹象表明,石油需求达到顶峰的时间比大多数分析师所预期的21世纪30年代还要早得多。在过去十年,与之前的150年相比,地铁的建造距离不断扩大,电动汽车和日益严格的燃油效率标准也确保道路上的汽车使用的燃料越来越少。

  所以,在疫情影响之下,原油需求的下行压力明显更大,就算最终会反弹,也有很多产油商可能会“死在黎明前”。

  近期风险:移仓

  正因如此,虽然周一沙特6月自愿超额减产100万桶/日的消息加强了市场对主动减产的信心,油价一度短线拉升,但欧美需求端的弱复苏短期难以扭转原油累库局面,油价彻底反转还需等待需求端进一步明朗。

  短期来看,近日原油交易者需要密切关注6月WTI原油期货合约的换月,芝商所(CME)的换月时间是5月20日。但在5月合约的惨重教训下,不少银行都已纷纷提前移仓。工行、建行、民生等银行在5月4日、5月5日左右就都选择移仓了,5月12日至13日国内大多数银行还将集中移仓,交易者需要尽早做好风险控制,并留意银行通知,避免意外亏损。

THE END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