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油套保“两极分化” 提前移仓“治标不治本”?

石油期货市场 (35) 2020-04-29 10:42:37

  “目前,全球石油存储空间几乎已饱和,导致越来越多的现货原油交易商被迫以折扣价出售石油,金融市场担心,6月份WTI原油期货合约将很快回到负油水平。价格。”价格期货集团原油市场分析师菲尔·弗林(Phil Flynn)告诉21世纪经济新闻。

  全球航运巨头克拉克森普拉图估计世界目前的海上石油储存量已达到创纪录的2.5亿桶。无论是美国西海岸,南非的萨尔达尼亚湾地区,还是新加坡储油站附近的狭窄水路,都充满了油轮。

  陆地上的油箱已经装满了,以至于中东产油国不得不将超过5000万桶的原油运往美国进行储存。

  高盛(Goldman Sachs)首席商品策略师杰弗里·柯里(Jeffrey Currie)预测,由于这种流行病在全球的蔓延造成严重的供过于求,市场将在3-4周内消耗掉所有储油空间。一旦没有更多的原油可供储存,那么油价的急剧下跌可能会再次出现。

  一家私营炼厂的负责人告诉记者,目前,他们已经感受到国内原油库存高企的压力。

  “下游炼油厂,上游原油生产商和贸易商都在寻找储油罐。”他告诉记者,目前,私人炼油厂建造的大多数储油罐已装满原油。即使某些交易者愿意以非常低的价格出售原油,他们也没有更多的存储空间。他说,这种情况也给原油产业链企业的套期保值带来了新的压力。

  值得注意的是,远离太平洋的美国原油期货投资机构为了应对高库存和负油价反复出现的风险,只需启动早期转移策略即可。 4月28日,全球最大的商品指数S& P GSCI指数决定将WTI原油期货的6月合约提前调整为7月合约。

  “这也是合同在4月28日6月下跌超过20%的主要原因。”菲尔·弗林告诉记者。对于许多卖空者而言,这些原油期货投资机构的对冲措施已成为其卖空和狙击套利的最佳标的。

  原油套保“两极分化”

  4月21日,上海国际能源交易中心宣布,同意中国石油燃料油有限公司原油期货指定交割仓库的储存容量位于湛江油区湛益南1号湛江南垦区2号。广东省湛江市霞山区公路将从40万立方米增加到50万立方米,核定储存量为70万立方米。

  自4月份以来,这是国内原油期货第五次扩大原油期货的指定交割仓库容量。

  宏源期货能源与化学研究室主任詹建平告诉记者,疫情的蔓延导致原油需求突然下降,迫使大量炼油厂和原油开采贸易商进行价格套期保值。现货销售只能通过期货交割。

  “自三月底以来,我们注意到许多国内耗油企业的油箱已满。即使油价下跌,他们也没有足够的空间以低价储油。”詹建平告诉记者,尽管企业的储油罐已满,但他们仍然无法抗拒三月份低价的诱惑,以18美元/桶的价格购买了一批中东原油。

  “当时,我们几乎找不到油库,因为企业附近的油库已满。在一些朋友的帮助下,我们找到了一个有储油空间的油库,但这差不多是一天的车程来自企业。”詹建平感慨地说。

  他说,高库存也给原油产业链企业的套期保值带来了新的挑战。例如,他们最初计划在交付这批原油之前购买套期保值,但他们担心库存过多会导致油价持续下跌,因此他们反复降低了购买套期保值的比例。最后,相关风险敞口仅为30%,是企业购买对冲的最低比例;现在,原油已交付并存储起来,他们担心油价的持续下跌会损害库存估价,这反过来又将继续增加卖空和对冲的比例-从原计划的70%增加到100一次%。

  詹建平告诉记者,目前,原油产业链企业对冲策略的两极分化十分明显。首先,企业认为,原油库存高企会导致油价持续下跌,并不断降低购买套期保值的风险敞口。第二,企业存货做空套期保值的比例明显提高。

  “实际上,由于原油期货远月合约的价格远高于近期合约的价格,库存空头套期保值的最大优势在于,它可以从月度转移过程中赚取相应的价差收益。”他分析了。

  记者从多方面获悉,尽管原油产业链企业的套期保值需求强劲,但在库存高企,油价低廉的环境下,一些石油消费企业仍以套期保值的名义押注石油价格,以赚取投机性收入。例如,他们卖出的空头套期保单远多于原油库存,因此押注油价急剧下跌以获得高回报。

  “目前,石油需求低迷,许多炼油厂的炼油利润大大减少,因此他们希望通过在期货市场上进行投机来获利,以弥合利润缺口。”例如,上述企业负责人向记者透露,一些炼油厂的炼油能力过去曾用于出口贸易。现在,许多国家的经济停摆导致石油需求突然下降和出口障碍。因此,他们将这部分原油库存用于卖空投机活动,并打算弥补出口利润的损失。

  他认为,此举的风险是巨大的-一旦油价突然急剧反弹,企业就不会在投机中蒙受巨大损失。

  在高库存和低油价的影响下,它们正在改变石油的购买方式。过去,他们直接寻求原油贸易商购买石油。现在他们更愿意根据布伦特原油期货的价格进行现货价格交易,并在布伦特原油期货市场的反向操作中进行套期保值。

  “采用布伦特原油期货作为交易基准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它不太可能像WTI原油期货一样跌至负值。”他感慨地说。

  提前移仓“治标不治本”?

  相比而言,美国原油期货投资机构则采取一种更干脆的方式规避高库存所引发的负油价再现风险。

  4月28日,全球最大的大宗商品指数——标普GSCI指数决定提前将WTI原油期货6月合约调整至7月合约。

  一天前,全球最大原油期货ETF——USO已开始抛售手里的WTI原油期货6月合约进行提前移仓。按照规划,USO打算每天出售1/3WTI原油期货6月合约,并在4月30日前全部清空6月合约头寸。

  “这些机构之所以提前移仓,一个重要原因是当前原油极高库存正令WTI原油期货6月合约在交割结算日重蹈负油价的覆辙。”Globalt Investments投资组合经理Thomas Martin分析说。目前美国西德克萨斯地区仍有不少页岩油开采商鉴于油库已满,不得不“贴钱”(以约-2美元/桶)兜售手里的原油现货,因此市场普遍担心6月合约的结算交割价格将再次跌入负值。

  记者了解到,由于全球有数十亿美元追踪标普GSCI指数,因此后者提前移仓举措导致这些资金大幅抛售WTI原油期货6月合约,转而买入7月合约,导致6月合约一度大跌逾20%同时,两者的价差骤然扩大至逾7美元/桶。

  “事实上,在很多大宗商品投资基金与原油贸易商眼里,当前WTI原油期货6月合约报价不再具有代表性,反而是12月合约报价更能反映疫情后的全球原油供需关系变化。” Thomas Martin指出。

  在Phil Flynn看来,尽管美国原油期货投资机构采取提前移仓规避高库存引发的负油价再现风险,但此举治标不治本——因为负油价的出现,本质上是疫情扩散导致全球原油供应严重过剩的产物,因此只有OPEC+大幅减产令全球原油供需关系重回平衡,负油价状况才会消失,否则原油期货投资机构很可能每月都得提前移仓躲避负油价风险。

  “或许,空头机构最乐于见到这种状况,因为这些投资机构提前移仓导致WTI近远月合约价差持续扩大,正成为他们沽空近月合约获利的最佳推手。”他指出。

THE END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