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价暴跌 新加坡大亨隐瞒56亿亏损被调查

原油市场行情 (27) 2020-04-26 10:37:55

  从“水比油贵”到“负油价时代”,今年国际油价的史诗级暴跌,让国内外不少石油企业正在面临极大的生存挑战,而且已经有油企撑不住倒下了。

  4月17日,新加坡石油交易商兴隆集团及旗下油轮公司都向法院申请了破产保护。不仅如此,其公司的创始人林恩强还被被指隐瞒公司财务报表中出现的8亿美元(约合人民币56亿元)损失。目前因涉嫌隐匿亏损,新加坡警方已正式对兴隆集团展开调查。

  据新加坡商业时报报道,林恩强已决定辞去其在兴隆贸易董事会的职位和管理职位,以帮助这家据传负债近40亿美元的企业进行债务重组。

  兴隆集团是新加坡本土最大的石油贸易企业,也是国际石油贸易领域主要的石油交易商之一。其创始人林恩强的发迹故事,也具有浓郁的传奇色彩。

  “油耗子”起家成“新加坡油王”

  林恩强1943年出生在福建莆田,12岁随母亲移居新加坡。当时新加坡是亚洲最大的石油贸易中心,但那时的石油市场十分混乱。中学辍学的林恩强在跟着父亲跑船卖鱼时,每天都能看见不计其数的大小邮轮从这个海运发达的国家经过,同时也目睹了“油耗子”驾着渔船海上盗油的整个过程。

  18岁的林恩强怀着对财富的渴望加入了这个需要胆量的队伍,他开始带着简陋的煤油桶夜间出海,在黎明来临之前,再将盛满原油的煤油桶带至附近的地下炼油厂,换取微薄的收益。

  林恩强一直就明白当“油耗子”并非长久之计,1963年,20岁的他依靠手里积攒的资金,创立了兴隆贸易私人有限公司,这就是兴隆集团的前身。他购买了油罐车,从偷油改为收油,改头换面成了油贩子,倒腾起了燃料油,给当地的运输公司、建筑工地等需要柴油的企业送货,足迹遍布新加坡。

  1968年,兴隆集团购入了第一艘100吨油轮——海狮号,这艘油轮也成了兴隆集团走向财富之旅的转折点,而林恩强的人生轨迹也由此转型。

  上世纪80年代,兴隆开始进口原油在新加坡进行提炼。1985年,兴隆第一次自行定制了远洋油轮“海洋公主号”。上世纪80年代末期,兴隆成为新加坡本地仅有的两家持有“核准石油贸易商资格”的本地公司。十年过后,林恩强大手笔购入5艘超级油轮,并定制了19艘特殊油轮,林恩强一手打造的新加坡海洋油轮私营有限公司逐步成为当时新加坡最大的私营船王,仅次于新加坡政府的海皇油轮公司。

  1998年,兴隆通过一艘价值1.2亿美元的“EllenMasek”号中东油轮一次性购入46万吨柴油,一举奠定了兴隆在新加坡柴油贸易市场上的霸主地位。

  提到林恩强,就不得不提到他流传已久的外号,“OK林”。亚洲燃料油商圈流传着一个说法:在新加坡买卖燃料油,如果林恩强不点头示意“OK”,你有再多的钱都无济于事。

  被称福建油帮“教父”,但如今面临破产危机

  “OK林”这个外号不仅体现在对亚洲燃油市场的巨大影响力上,还体现在对待林恩强对待福建同乡后辈的态度上。

  据能源杂志此前报道,一位福建油商表示,“OK林做生意是这样的,好也好,差也好,他看得起的同乡后辈,都会给你些点拨。传、帮、带(同乡后辈),对他来说是一些举手之劳。”

  迄今为止,福建从事油气的民营企业有几千家,加入这个行业的人数还在逐年增长。在外界看来,紧密捆绑的福建油企,是一个神秘的组织,他们中的佼佼者有着同样的标识:拥有南洋背景、很少置身在聚光灯下、拥有几十亿身家。业内称呼他们为“福建油帮”。

  而将福建石油商人比成一个依附在石油资源上的庞大帮派的话,那么林恩强的名字便是教父的化身。他的地位就如同美国电影《教父》中的维托唐柯里昂,话语权威,受人敬仰。鉴于福建与南洋之间的亲族血缘关系和几乎从未间断的完整民间贸易链,今日福建油商的集体崛起,究其渊薮,实肇始自林恩强。

  但与多数福建油商将其捧为“教父”不同的是,很多广东燃料油进口商对林恩强非常不满。

  据悉,新加坡兴隆公司是新加坡燃料油市场最大的几个做市商之一,以兴隆的资金和运输实力以及市场影响力,足以低价买入最近几个月市场上全部燃料油,囤积居奇后再高价卖出。中国燃料油进口是按照装船前后分别计价,往往中国油轮在新加坡装船之前,普氏价格指数迅速上涨,装船之后,即刻下跌。

  虽然林恩强被称为“福建油帮教父”,但他在中国的发展却并非一帆风顺。

  1995年,兴隆集团在福州兴建了一座可以停靠3万吨级油轮的现代化码头,储油库总储量为8.5万立方米。但是该项目遭遇了滑铁卢,林恩强曾接受采访表示,“1000多万美元的投资几乎打了水漂。”

  过去16年,林恩强再次卷土重来。兴隆集团在湄洲湾先期投资了50亿人民币,用于建设亚洲规模最大的石油仓储基地,以及福建子公司福兴润滑油公司。

  如今,已是77岁的林恩强,表面上是一代创始掌舵人,也挂着集团主席之职务,但多数日常管理事务已交由子女来打理。

  但因兴隆集团目前所遇上的危机,林恩强的退休生活已被迫停止。

  据路透社报道,林恩强在一份文件中表示,虽然截止2019年10月的兴隆财报显示净利为7820万美元,但“过去几年兴隆一直没有盈利。”

  林恩强也承认会为个人为隐匿亏损行为负责。在文件中林恩强表示,“(兴隆集团)过去几年期货交易亏损约8亿美元,但财务报告中并未反映这些内容。在这件事上,我曾经指示财务部门在财报中隐匿亏损,告诉他们如果出问题我来负责。”

THE END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