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石油之都的原油价格正接近于零

原油市场行情 (23) 2020-04-20 14:15:48

  据美国媒体报道,在美国页岩油革命的发源地德克萨斯州,一些买家正以每桶低至2美元的价格竞购原油,较一个月前的价格大幅下跌。这增加了该州生产商可能很快就不得不倒贴客户让他们采购原油的可能性。

  在需求崩溃、供应膨胀和储存能力有限的三重打击下,美国原油市场的一些小角落已经出现了负价格,第一个价格低于零的原油品种是一个名为怀俄明州沥青酸油(Wyoming Asphalt Sour)的内陆小原油流,上个月的价格跌至每桶负19美分。在德克萨斯州,价格正朝这个方向发展。

  根据定价公告,上周五,Plains All American Pipeline的一家子公司上周五以每桶仅2美元的价格竞购南德克萨斯州酸性原油(South Texas Sour),而Enterprise Products Partners上周以每桶4.12美元的价格竞购上德克萨斯海湾沿岸原油(Upper Texas Gulf Coast)。

  如果基准的西德州中质原油期货(WTI)继续下跌,买家们对其他品种原油的出价可能会进一步下跌。周一,5月交割的WTI原油期货价格一度跌破每桶15美元。

  休斯顿Lipow oil Associates LLC的总裁Andy Lipow表示:“我从未见过德州原油价格向负价格过渡,但这是可能的。”

  Lipow补充说,在新冠病毒大流行造成前所未有的需求破坏的背景下,快速消耗储存仍然是一个主要问题,这可能会使油价快速跌至低于零的水平。

  新加坡石油巨头轰然倒下 隐瞒8亿美元期货交易损失

  在国际油价不断下跌的过程中,又有一家巨头倒下了。

  据知情人士透露,新加坡石油交易商兴隆集团(Hin Leong)的传奇创始人Lim Oon Kuin之子表示,他隐瞒了在期货交易中积累的约8亿美元损失,这表明该公司的财务亏空比想象的要大得多。上周五,兴隆贸易公司及旗下油轮公司都向法院申请了破产保护。

  兴隆贸易有限公司是全球实物燃料油贸易中最大,最秘密的交易商之一。该公司由Lim Oon Kuin于1963年成立,现已成长为亚洲最大的船舶燃料或船用燃料供应商之一,拥有130艘大小不一的油轮,其业务涉及石油贸易,码头和仓储,燃油供应和润滑油制造。

  到目前为止,尚不清楚究竟是什么具体原因导致了兴隆集团的困境,新冠病毒疫情引起的油价暴跌和燃料需求骤降可能是导致该公司破产的原因之一。

  该公司的财务状况在短短的几个月内急速恶化,据彭博看到的向一群银行家演示的屏幕截图显示,在截至去年10月31日的财季,兴隆集团公布的财报显示,该公司的资产净值达到45.6亿美元,净利润达到7800万美元。

  据彭博公布的数据,本月初,兴隆公司告诉债权人,其总负债达到40.5亿美元,而资产仅为7.14亿美元,留下至少33.4亿美元的亏空。截至2020年4月9日,该公司的资产负债表上没有任何股权。不过,这些数据有待核实。

  该公司的石油产品库存只有1.41亿美元,而在2019年10月的审计报表中,该公司宣布的石油产品库存为12.8亿美元。截至2020年4月,该公司账上只有5000万美元现金,而2019年10月为4.61亿美元。

  知情人士透露,Lim Oon Kuin的独子Lim Chee Meng表示,他的父亲卖掉了公司相当一部分库存(数百万桶的炼油产品),即使这些库存已经被用作银行贷款的抵押品。

  因此,该公司持有的石油库存与向银行承诺的库存之间存在巨大缺口。这可能意味着,向其提供数十亿美元贷款作为担保的银行将蒙受巨额损失。

  知情人士称,由于担心该公司偿还债务的能力,至少两家贷款机构冻结了对该公司的短期信贷额度。这对对任何大宗商品贸易商来说基本上等于是判了“死刑”,该公司正处于崩溃的边缘。

  目前该公司欠了银行一大笔钱,据悉负债高达38.5亿美元。其中汇丰的敞口最大,为6亿美元,其次是荷兰银行(ABN Amro),为3亿美元,而法国兴业银行(Societe Generale)已向该公司放贷2.4亿美元。新加坡三家本土银行——星展集团(DBS Group)、华侨银行(OCBC Bank)和联合海外银行(United Overseas Bank)拥有6.8亿美元的敞口。

  兴隆集团可能正成为今年以来油价暴跌的又一个受害者,这也说明了今年以来油价急剧下跌的影响之深。

THE END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