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能源需求面临挑战 分析石油农业中的利与弊

原油市场行情 (23) 2020-03-30 09:53:51

  原油价格单日下跌30%,市场突然发现,农产品并不能稳如泰山,同样陷入大幅杀跌窘境。本文尝试阐释工业化革命以来,原油和农产品的内在逻辑,以及以粮食为基础的能源供求状况。

  新能源需求面临挑战

  3月6日,OPEC与俄罗斯延长减产协议的谈判破裂,俄罗斯拒绝加大减产幅度,引发国际油价暴跌。原油单日价格跌幅创历史纪录,超过30%,这像一瓢凉水泼向了发达国家的新能源产业。打了七折的原油价格让新能源突然失去地位,产业信心降至冰点。按原油空头主力激进的做法,近期的反弹只是前期空头的离场和小机构长线多单的试仓,这个幅度的低开缺口很难在短期内回补。沙特借机以增产来实现扩大市场份额的目的,现金充裕足以抵御短期损失,其更多着眼于长远利益。

  史诗级的决策很难短期反转,未来布伦特原油价格跌破20美元/桶也并不奇怪。但是,原油价格重挫的多米诺骨牌倒向石油农业,燃料乙醇和生物柴油的需求面临严峻挑战。在原油价格创新低的状态下,保守估计,全球将有1亿吨玉米、4000多万吨的植物油和5亿吨甘蔗出现过剩风险。

  石油农业中的利与弊

  石油农业是指世界经济发达国家以廉价石油为基础的高度工业化的农业的总称,是在昂贵的生产因素(人力、畜力和土地等)可由廉价的生产因素(石油、机械、农药、化肥、技术等)代替的理论指导下,把农业发展建立在石油、煤和天然气等能源和原料的基础上,以高投资、高能耗方式经营的大型农业。

  上世纪60年代末的世界粮食首脑会议确立了这一模式是农业现代化的必由之路,并把它作为此后二十年改变全球粮食供应紧张、消灭饥饿的主要措施。这一举措的成效是极为显著的,农产品商品率1910年为70%,1979年已达到99.1%。

  1920—1990年,美国拖拉机数量增长18倍,农用卡车数量增长24倍,谷物联合收割机数量增长165倍,玉米收割机数量增长67倍。另外,1970年,农用化学品使用量是1930年的11.5倍;1990年,化肥使用量是1946年的6.1倍。与此同时,美国农业的投入结构也发生了很大变化。1920年的农业投入中,劳力、不动产、资本三者之间的比例为50∶18∶32,而1990年变为19∶24∶57。

  石油农业在1960年前后突飞猛进。最近几十的时间里,大豆单产从11蒲式耳/英亩到50蒲式耳/英亩,玉米单产从28蒲式耳/英亩到175蒲式耳/英亩,大米从1600磅/英亩到7700磅/英亩,在这光鲜的高科技、高收益、高效率的数字背后,是高消耗、高污染、高风险:

  其一,美国每年生产的3亿吨粮食,须消耗石油6000万—7000万吨、钢铁(指农业机械)800万吨、化肥(折纯)4000万吨、广义农药(原药)100万吨以上;

  其二,美国农业过分依赖化肥和农药,导致土壤恶化和环境污染。美国31个州存在化肥污染地下水的问题,艾奥瓦州大泉盆地在1958—1983年的25年间,地下水中的硝酸盐浓度增长3倍。美国中西部一带农田的表土,早年深达1.8米,是世界罕有的肥沃土壤,而目前只剩0.2米;

  其三,病虫害大规模暴发。1970年,因斑病菌大流行,美国15%的玉米产区颗粒无收,减产1650万吨。昆虫的抗药性40年以来大幅提高,草地贪夜蛾和沙漠蝗虫等“妖虫”由此进化而来。

  农业产量增长势如破竹,而在印尼和巴西等工业不够发达国家,收入拓展的压力完全转移到土地上,“烧芭”拓荒的方式盛行。2015年的印尼森林火灾,2019年的亚马逊雨林大火,即被指与印尼、巴西农户的拓荒有关。

THE END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