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特油田遇袭的启示是什么?供应链脆弱 短期波动加剧 长期仍取决于供求关系

原油市场行情 (37) 2019-09-24 10:55:39

  伍德·麦肯兹(Wood Mackenzie)最近发布了一份关于沙特油田遭受袭击的报告【国际原油行情直播】。能源信息机构认为,沙特油田的袭击预示着供应链中的关键因素比市场想象的更脆弱。

  伍德·麦肯齐(Wood Mackenzie)董事长兼首席分析师西蒙弗劳尔斯(SimonFlowers)辩称,市场存在一种错误的安全感,市场最近一直在蔓延,认为原油供应充足。尤其是在伊朗受到制裁、中东局势继续恶化之际,欧佩克仍致力于减产,以平衡石油市场,这使得这种错觉更加明显。

  但弗劳尔斯指出,在上周对沙特油田的袭击之后,这种幻想破灭了。市场意识到,全球原油供应商没有足够的闲置产能,无法弥补在突然大幅减产之际的产量缺口,这将导致短期内石油市场的波动加剧。

  然而,弗劳尔斯说,这些因素一般仍归因于短期因素,随着生产供应的恢复,以及非欧佩克产油国仍超过产量的事实,油价下行风险依然巨大。

  石油供应链的脆弱性

  弗劳尔斯指出,全球经济的大部分要素(食品、医药、能源)都依赖全球供应链。从石油生产商到管道、储存、加工、精炼和运输,再到消费市场,这都不是及时的。但大多数国家都建立了战略储备,商业库存确保了供应链的完整性。在过去40年里,即使是在海湾战争期间,每天涉及1亿桶原油的原油供应链也没有中断。

  自上世纪70年代以来,出现了许多新的产油国,它们实际上帮助供应多样化,降低了供应中断的风险。目前,非欧佩克生产国的原油产量已占全球供应总量的70%,实际上已将欧佩克的市场份额降至约30%。

  但即使如此,欧佩克的整体产量仍相当可观,因此风险集中度仍然很高。即使沙特阿拉伯的Abqaiq加工厂日产量为570万桶,也可能在几周内恢复运营。但这次袭击表明,供应链的其他关键因素比我们想象的更脆弱,因为欧佩克出口的主心国是霍尔木兹海峡,全球20%的原油出口来自霍尔木兹海峡,如果出口中断是由多个因素造成的,其影响可能无法与Abqaiq目前的570万桶/日产量停产相比。

  全球形势加剧了短期供应风险

  页岩油产量的激增降低了美国对进口原油的依赖,但自2016年大选以来,这也导致美国采取了更积极的外交政策,但这明显增加了全球原油供应的风险。过去10年,基础设施和政治不稳定造成的供应缺口不足每天100万桶,占全球总需求的不到1%。

  但在沙特袭击之前,由于美国过去三年对伊朗和委内瑞拉实施的一系列制裁,市场供应每天减少500万桶,占全球原油需求的5%,每天270万桶,导致市场闲置产能急剧下降。

  因此,沙特油田袭击后,由于闲置生产的稀缺和供应不足的压力,这是导致油价飙升的关键因素。

  美国的页岩油生产不够灵活,无法弥补突然减产造成的缺口

  近年来,美国页岩油一直是美国原油生产的主要推动力。这使得美国原油产量跃升为21世纪初以来全球最大的原油生产国。伍德·麦肯兹(Wood Mackenzie)预计,美国的原油日产量将比2020年初的水平再增加300万桶。

  但美国石油产量的激增并不意味着及时供应充足,因为美国的页岩油不能根据价格信号快速调整产量,因为欧佩克通过调整闲置产量来调整产量,因此可以迅速调整。

  美国的原油生产是通过一系列措施来实现的,例如调整新油井的钻探、完井和销售,这通常需要9至12个月才能在市场上反映出来。

  这意味着,沙特油田袭击造成的油价甚至更高,也不会导致美国立即投资大量钻探,以增加产量,填补市场缺口。

  事实上,二叠纪有一个更令人不安的信号:上周美国原油钻探连续5周下降,较2018年底的峰值下降169。这是因为,多数美国页岩公司都由股东控制,股东占页岩油勘探和生产的80%,他们更注重现金流和红利,而不是通过增加支出来提高产量。

  在沙特油田袭击后,现货原油价格上涨幅度超过期货价格,这表明市场对供应中断感到恐慌。

  沙特油田袭击后市场的另一个特殊方面是,实物石油商品的增长速度超过了石油期货。

  一般来说,期货的走势往往是对市场情绪的集中反应,而现货市场在没有明显供应波动的情况下,一般反应相对有限。

  沙特油田遭到袭击后,国际原油期货价格飙升近20%,为期货交易上市以来的最大涨幅。但中东地区的实物石油商品价格也大幅上涨,超过了同一交割日的期货价格。

  具体数据显示,9月16日,迪拜证交所11月掉期合约价格上涨16.4%,而10月31日交割的布伦特原油期货价格仅上涨15.5%。

  虽然增幅差距不大,但原油现货增幅超过期货,这表明现货交易商和原油消费者对供应的担忧略高于期货投资者。

  但6月13日,当阿曼湾的两艘油轮遭到袭击时,同一交割日的布伦特原油期货上涨2.1%,而迪拜掉期仅小幅上涨0.5%。

  分析师认为,造成这种差异的原因是,期货市场更多地反映了市场情绪,而现货投资者则认为,油轮遭到袭击只是为了向市场发出信号,而不是故意阻止原油出口,因此现货市场的反应有限。

  沙特的油田袭击使供应面临中断供应的实际风险,因此现货市场的反应相对激烈。

  结论:短期因素仍可归结为短期因素,这些因素预计会导致石油市场波动加剧,而这些因素从长远来看仍取决于供求关系。

  但伍德·麦肯兹表示,上述观点仅仅证明了石油市场的脆弱性,一旦出现严重供应中断,石油市场的波动性可能会加剧,这将使市场难以在短期内有效填补供应缺口。

  但从长远来看,油价仍面临下行风险。随着沙特和俄罗斯主导的欧佩克+成功地平衡了石油市场,严格执行120万桶/日减产目标预计将有助于将油价维持在60美元以上。但随着沙特供应复苏,预计供应过剩将在2020年再次发生,因为美国、加拿大、巴西、挪威和其他国家计划加大投资,这意味着欧佩克+将不得不进一步减产,以支持油价。

THE END

发表评论